<rp id="sqmly"><object id="sqmly"><input id="sqmly"></input></object></rp>

      1. <em id="sqmly"><acronym id="sqmly"><input id="sqmly"></input></acronym></em>
        <dd id="sqmly"><track id="sqmly"></track></dd>
      2. 唐驳虎:“死30万很容易接受”,德国式冷峻令人震惊
        资讯

        唐驳虎:“死30万很容易接受”,德国式冷峻令人震惊

        2020年03月12日 22:45:26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也正如大家今天白天都已经了解到的,NBA停摆、汤姆汉克斯夫妇在澳大利亚拍片被感染。世界正一步一步滑入疫情深渊。

        世界大流行已经确定了,剩下的就是看各国究竟如何应对的事情了。

        奋力自救的“欧洲中国人”

        根据意大利民防局的每日疫情报告,至当地时间3月11日18点(北京时间3月12日1点),意大利新增确诊2313例,累计12462例。新增死亡196例,累计827例。

        全国现存确诊病例: 8514人 (+2076),其中住院5038人(+800),重症1028(+151),居家隔离3724人(+1125),累计治愈1045人 (+41)。

        其中重灾区伦巴第大区,累计确诊7280(全意58%),现存确诊5763(54%),重症560(54%),普通病房3852,确诊居家隔离1351。

        全大区累计治愈900(86%),累计死亡617(75%)。也就是粗病亡率高达8.5%!是武汉的两倍多。

        该大区共检测25629例,占意大利总数的35%。检出率达28.4%。

        死亡率越来越高,很可能说明目前的病例收治不及时。事实上很多地方哪怕确诊,只要轻症仍只能居家隔离,无法住院。

        现在在意大利看到的景象,就如同1月底在湖北、武汉的景象类似,一些人道悲剧开始出现:

        确诊患者不能住院,在家中去世,殡仪馆迟迟未能收敛遗体,在社交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

        而医疗系统已开始进入苦战,医生们半个多月不能回家,护士们的脸庞被护目镜勒出印子。

        瓦雷泽省的医学协会领导人,67岁的罗伯托·斯特拉(Roberto Stella)殉职

        伦巴第大区北部瓦雷泽省的医学协会领导人,现年67岁的罗伯托·斯特拉(Roberto Stella)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殉职。

        意大利媒体报道说,他和一位同事是在周末工作时被感染,四天内迅速恶化。

        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社会体制,不同经济发展阶段,对于医护人员的称赞却完全一致。

        医者,父母心。在疫情之下,他们才是拯救人类的天使。

        当然,疫情对意大利的冲击还未完全显现。严格隔离,全国封城,需要14天才能效果。

        总理孔特又在深夜10:50发布新的政府令,意大利的商店和娱乐场所全部关闭。只有食品店、药店、报刊亭、烟草店、加油站和洗衣房可以营业。

        现在,意大利的重症医疗资源尚有保证,并未走到该国麻醉与重症监护协会提出的“放弃老年人”人伦抉择地步。

        伦巴第大区现有重症监护(ICU)床位900张,占全意14%,已使用560张。

        未来将扩充到1500乃至2000张,而全意大利的ICU床位将从5000张翻番扩充到1万张。

        但关键的还是医治大量轻、中症患者的方舱医院。

        现在,伦巴第大区和意大利已经在学习中国经验,要将著名的米兰会展中心等公共建筑,改造为方舱医院,收纳轻症患者。

        而许多对中国有认知和了解的意大利人士,也在积极向自己同胞介绍中国的抗疫经验。

        “只有中国能帮意大利”

        上海申花队意大利外援沙拉维,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表长文,呼吁意大利向中国学习处理疫情的方式:

        中国疫情改善归功于一个因素:所有公民在这种紧急时刻都承担责任万众一心,希望在意大利也能尽快实现。

        文章写到,“我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我看到中国的疫情正在好转,中国的成功主要归功于一个因素:那就是全体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共同担负责任?!?/p>

        他呼吁:我希望我们意大利也是如此,战胜疫情的基础就是遵守预防和控制,现在的意大利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每个人的合作。

        意大利和中国是有点共同语言的,意大利人一直被称为“欧洲的中国人”,相比其他西方民族家庭观念更重,文化里也有集体主义的根基。

        那不勒斯收治新冠病患的主要医院之一科图尼奥医院昨天传来一个令人欣慰的消息:

        在中国诊疗方案的指导下,2例新冠肺炎重症病患自上周六滴注过“托珠单抗”之后,病况在24小时过后均有明显好转,其中一位病人即将拔管。

        这是一种用来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药物。但是可以用于对抗重症患者的“炎症风暴”。这是意大利首度在新冠肺炎病人身上使用这一药物。

        那不勒斯的医生们还说,“明天我们将会在另外两名重症患者身上使用托珠单抗,现在意大利北方的米兰、贝尔加莫等疫区也已有医院为重症患者使用这种药物。越早使用它,疗效越明显?!?/p>

        该医院的科研主任补充到,“我们的中国同行在21位病人身上使用托珠单抗,其中20位都在24至48小时之间取得了好转?!?/p>

        “我们已与中国的专家们建立了真正的科研沟通桥梁,只有国际间的通力合作才能战胜新冠病毒。托珠单抗的疗效应该得到承认,国际上应该成立一个专门研究小组?!?/p>

        今天,东航还派出一架全新A350飞机,专程护送中国赴意大利抗疫专家组9名医疗专家和31吨医疗物资(包含ICU病房设备、医疗防护用品、抗病毒药剂等)从上海直飞罗马。

        除了常规医疗设备,中国专家组还带去了普通健康人血浆和新冠康复者血浆。把康复同胞捐献的血浆都带上了,这真是情深厚重!

        12年前汶川地震后,意大利是欧洲最早派出医疗队和战地医院的国家(这在电影《流浪地球》里有所体现),12年后则是四川的专家率队前往意大利。

        有心还是有缘,遭遇疫情袭击的国家,开始进一步互相理解、建立共同记忆,成为了命运共同体。

        现在,从中国企业上的诗句,到中国专家组的经验传授、医疗物资的驰援,都在意大利官方、媒体和民间舆论掀起一轮轮好评。

        意大利人说,欧盟把我们抛弃了,现在只有中国在帮助意大利。传诵最广的一句是:

        “他们是唯一能帮助我们的人!他们是唯一认真帮助我们的人!”

        西方依然醉生梦死

        但在意大利之外的西方世界,人们依然醉生梦死。其实,在欧美世界,感染病毒的名人政要远不止汤姆汉克斯。

        迄今为止,已经有法国文化部长、西班牙社会平等部部长、英国卫生副大臣,意大利陆军参谋长和拉齐奥(罗马)、皮埃蒙特(都灵)两个大区区长感染。

        当然还有大众不太熟悉的纽约港务局局长、巴黎机场集团总裁,这两个机构由于多元经营,在全球行业内都属于赫赫有名的大机构。

        但是真的,西方依然无动于衷。

        在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北威州海因斯贝格(Heinsberg)县,北威州、海因斯贝格的全德第一例本土不明感染病患2月15日参加了德荷边境线上Gangelt镇的狂欢节游行。

        16号便已出现症状,24号被杜塞医院收治时已经到了重症阶段,插管呼吸了。

        海因斯贝格(Heinsberg)县位于德国最西端,德荷边境线上

        他在过去的10-14天里与多到数不清的外界人群有大量接触,还去过荷兰。流调追踪完全无从做起,实际上也不可能做。

        县政府成立了20人的?;∽?,每天9点半上班开会,讨论当天要做的事,每次会议时间大约1.5~2小时。

        中午1点进行第二次会议,然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傍晚5点~5点半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就和平时公务员上班打卡没什么区别。这就是现在已经300多病例下的德国县政府。

        德国的确有一点娇狂的资本

        之前我们介绍了德国的医疗体系,提到德国的医疗资源是相对最充足的。

        前两篇提到了欧洲和中国的ECMO,这里再补充一些情况。资料显示,中国2018年底共有260家医院拥有约400台ECMO。

        但像中国2018年的进口的约30台、价值4500万人民币ECMO,大约仅占全球ECMO当年20亿人民币规模市值、约1350台的2.25%。

        大约165万人民币一台的ECMO,本身不算特别昂贵的医疗设备,但贵就贵在患者是否能够负担得起耗材使用费上。

        由于国家医?;蛏桃狄奖4蠖嗄芄桓旱?、涵盖使用费,ECMO购买、应用最多的地区首先是美国,其次是欧洲。

        有资料称,如德国在2016年,就有大约4000台ECMO。

        而在中国,由于国家医保不负担,十多万人民币起步的救治费用(还得加上之前抢救已经花费的十多万)以及终末期的抢救高度不确定性(存活率10~25%),使得使用ECMO成了极少数人才能决心尝试、以求亲人一命的最后手段。

        大部分网络中等收入阶层,第一次听说ECMO,应该还是在2年前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里。作者作为投资行业的金领,决心给岳父上ECMO,也是经过了一番考虑抉择的。

        以同年可比数据(2015年统计)为例,全国104家医院共实施ECMO抢救974例、院均近10例。

        而参加国际一个ELSO组织的全球310家医院(自愿注册,中国当时仅5家),登记的ECMO抢救就有8000例、院均26例。

        在病床、医生、护士三个基础维度,以及医疗经验的综合衡量下,德国医疗体系全球最强,这在数据上的确如此(即便这样,留德华人华侨依然有万千吐槽)。

        从总数上看,8200万人口的德国一共有45万张病床(3.3亿人口的美国不到100万张)。

        目前还有10万张是空闲的,其中有28000张重症监护床(但80%已被占用,实际空床5600张)。

        现在,德国病例突破2000,仅北威州有3例老年人病亡,病亡率的确很低。

        这似乎意味着,德国无需准备,就可以承受10万病例、6000重症的冲击,不得不服。

        但难道武汉就不强吗?

        但是,德国的病例一半集中在北威州,虽然1700万人口(全德20%)的北威州经济最发达、医院相对最多,但还是不足以直接承受如此重担。

        届时联邦与各州自治自理的框架,也难以给北威州太多支持。

        更重要的是,从全国平均数值看,德国和北威州也没比中心城市武汉强太多?。?/p>

        千人病床数,武汉是7.4(纯大医院),德国是8.3(包含社区诊所),如果统一标准,武汉全医院床位有8.6张,毫不逊色。

        千人医生数,武汉是3.6,德国是世界前茅的4.3,也就多一点,而且包含了许多帮不上忙的牙医、心理医生。

        中国最欠缺的,还是护士,武汉是4.9,德国是世界前茅的13?;凰阆吕?,大约每20位工作女性,就有1位是护士。

        但1000来万人口的武汉,在1月底2万多病例的冲击下,医疗资源达到了何等的过载程度,大家也都是清楚的。

        1700万人的北威州,实在也并没有完全满不在乎的资本。

        而真正令人震惊的,还是德国的态度。

        德国式的冷峻轻狂令人震惊

        昨天的文章说了,默克尔在基民盟内部会议上确认,德国将有60%-70%的人感染新冠病毒。

        这句话令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然后,默克尔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只要我们减缓病毒扩散的速度就可以。

        所以,至今德国从联邦到各州,几乎没做什么像样的防疫措施。

        默克尔的决策基础是谁帮她下的呢?首先介绍一下出场的人物:德国病毒学家 Christian Drosten 。

        他生于1972年,是2003年SARS病毒的共同发现者之一。时年仅31岁,一战成名,2005年荣获德国联邦功绩十字勋章。

        此后便出任波恩、柏林大学医院的病毒研究所所长。简单地理解,就把他叫“德国管轶”吧。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他频频在媒体上发声。当然也参加了联邦卫生部的决策与新闻发布会。

        左:Drosten,右:联邦卫生部长斯潘恩

        在各种场合,Drosten都在诠释他的“以身饲毒”式“抗疫”理论。

        没错,他坚持认为德国将有60%-70%的人感染新冠病毒,现在他把这数据说得更具体了:

        按德国总人口8500万人(包括非法移民)计算65%,即有5600万人将被感染。

        老年人是新冠肺炎最容易死亡的群体。

        而死亡率按0.5%算的话,那就一共会有27.8万人死于新冠肺炎,近30万人……真的是一场人道灾难。

        但Drosten的观点是,德国每年有85万人会自然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老人。他们本来也是新冠肺炎最容易死亡的群体。

        对此,他认为,只要把时间拉长到2年,每年死亡14万,死者又多数来自老人,那就可以接受了。

        如果再把时间拉长到3年、4年、5年,那就更难察觉了。只要时间拉得越长,就越“有利”。

        所以,既然无法克制病毒扩散,但只要把病毒扩散速度降低,不要在短时间内爆发,就没问题。

        我勒个去,对于这个理论,真是服了!

        良言不劝赶死鬼,慈悲难渡自绝人

        中国、韩国、伊朗、意大利的实践已经反复证明,新冠病毒的扩散速度极快,不加控制就是7天10倍的速度,不可能有拖到2年、3年、4年、5年的美梦。

        而且武汉的沉痛经历已经说明,这个病毒不仅扩散快,重症率也高,在医疗资源充足与医疗不足的情况下,死亡率完全是两回事。

        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北威州海因斯贝格(Heinsberg)县

        在湖北省外,充足的医疗资源面对约5000名首轮感染者,可以把病亡率控制在0.5%(医治期)到0.8%(终末期),确实比流感凶狠得有限。

        而感染病例一旦超越医疗系统所能承受的极限,那就是人道悲剧的开始。

        至少5%的病亡率,加上越来越多无法得到医治,从轻中症发展到重症危重的患者,滚雪球发展就会彻底击垮医疗系统和社会秩序。

        德国疫情最严重的北威州海因斯贝格(Heinsberg)县Gangelt镇

        须知,公共卫生视角,第一要考虑的就是社会秩序和医疗体系的稳定。这不是埋头抢救关注病亡率的临床视角能够替代的。

        好良言不劝该死鬼,大慈悲不渡自绝人。这是《儒林外史》里的一句经典名言,这真让人痛心疾首!

        轻狂的不是一个两个

        据媒体报道,默克尔还说,中国这种集中体制可以搞定,小政府不行。意味着中国经验是方块字的,给了也根本没法学。

        地方自治、预算约束、公务员规模、法律框架限制、医院所有制……两个世界彼此难以理解的东西的确太多了。

        法国总统马克龙也说,意大利的“封城”,法国没法学。法国暂不考虑采取意大利式的封锁,

        法国政府发言人 NDIAYE 更是公开蔑视意大利政府的措施:

        “在欧洲,他们第一个中断中国的航班,第一个在机场测温,第一个禁止其他国家国民入境,第一个封城 ... 但是,这并没有阻挡疫情爆发...”

        “这些法国都没有做,因为法国政府听?。ü剩┮搅平绲淖业囊饧?,根据现状,做出当时最佳的选择?!?/p>

        西班牙社会平等部部长伊莱娜·蒙特罗已被检测感染

        但即便行政措施没法“学”。连像样的防护都没有。

        现在德国医院里仍然不做任何防护,护士连口罩都不戴,戴了还担心病人说护士嫌弃他们。

        被感染的西班牙社会平等部部长(老公是第二副首相),3月8日还带头参加了马德里的35万人女权大游行。和成千上万的人有过接触。

        疫情暴露人性的弱点

        正如钟南山老先生今天所说,中国目前对疫情已经有了一些体会和教训,可以让其他国家少走弯路,减少病死率。

        目前,国外确诊已有四万多人,有点像早期湖北武汉的情况。让其他国家提高警惕,才可能在全球战胜疫情。

        就算中国一个都没有了,但国外没控制好的话是不可能胜利的。

        但是,人类的傲慢和侥幸心理,不会随国家、民族、体制而改变,也不会因为信息流动方式而改变。

        欧美媒体发达,信息畅通,而且中国的教训就在眼前直播,依然没能带来政府和民众及时的应对行动。

        老话说得好:不见棺材不掉泪。当然,这里边还有一些信息传播和影响机制的影响。

        可是,世界上信息最公开透明的地方是股市,而且大家不是只是随便说说,是用真金白银下注的。

        现在全线继续下滑的资本市场,再次开盘即熔断的美股,就明锐地显现了。

        把欧美的真实态度和现实讲清楚,没有其他重大突发影响的话,明天我们也许真的可以回归亚太,做更加深度的分析了。

        22.特朗普还在装瞎,但全球秩序已深刻变化!

        23. 疫情将冲垮医疗系统,伊朗美国都难抗

        24. 米兰封城德国破千,欧洲国家医疗资源也会紧张吗?

        25. 病毒显现无情规律,全球资本市场全面大跌

        26. 五张疫情图,世界已站在危险边缘!

        27. 美国承认部分失控 全球大流行已成定局

        澳门赛车_澳门时时_ag赛车_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大神娱乐}|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 {大神}| {大神娱乐}| {ag赛车}| {ag时时}|